《关 于 香 槟》(2019)

2019.12 

Film: Kodak 400

Camara:Nikon F Lens:Nikorr Auto 50mm F1.4

花(Flur),不论是在艺术作品里还是生活中大多数时间它是情感的承载体,根据不同感情人们划分种类并赋予“花语” 即使作为不含任何主观情感,仅仅用来陈列的装饰,也能给人们带来奇妙的氛围感觉。花中之最应该当属玫瑰诸类,人们用赠予爱人玫瑰表达爱意。 我想玫瑰之所以用来做爱情的衍生体,多半是因两者性质相似,玫瑰的美自古至今夸赞者比比皆是,美丽外表下的刺,以及凋零后给人带来的遐想与回忆与它承载情感本体-爱情 在性质上不言而喻的高度相似。

我素来是喜欢干花的,干花(dried flower),大多用来陈列、渲染氛围之用,鲜有人送干花予爱人。A类认为送干花是一种不好的事情,暗示爱情和干花一样枯萎。B类认为花正是容易谢,才更让人珍惜。干花不会凋落,永远都是新鲜美丽的,代表永恒的爱,不会随时间变化等等等等,我是同意B类的,干花给我的感觉是一种“先苦而后生”从它的英文名字可以看出。

拍摄这一系列的时候,我内心花蕾是带着一种情感来拍摄的。当然其中发生着一些微妙而巨大的变化,直至今日这种情感定已成型,感觉类似干花和鲜花一样,从脑海感觉中流出 流入血液中冲淡并循环。这个系列中你可以看到不同场景下Dried flur不同的美丽;严谨点来说,当时的美丽,应是一又二分之一。

X
prev next